详情

中医药“薪火”如何传递?

在屠呦呦获诺奖之后,中医药的价值再次受到聚焦和审视。有关中医药的讨论,也已从存废转向中医药的复兴。

经常被批“伪科学”“迷信”“落后”,中医药存废甚至一度成为需要争论的话题。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医药的价值得以重新彰显。正如习近平总书记精辟的论述:“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医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的钥匙。深入研究和科学总结中医药学对丰富世界医学事业、推进生命科学研究具有积极意义。”

在屠呦呦获诺奖之后,中医药的价值再次受到聚焦和审视。有关中医药的讨论,也已从存废转向中医药的复兴。

“灰色岁月”

“近百年来,我国中医药的发展历程跌宕起伏。走到今天,那段苦涩的、灰色的岁月已经结束了。”国医大师王琦说。

之所以说“苦涩的、灰色的”,是因为中医药的科学性长期被质疑和争议。例如,一服汤药中可能包括十几味药材,至于每种药材的作用机制却难以解释清楚。

因为“说不清”,中医药经常被扣上不科学的帽子。对此,王琦认为,人的生命是个复杂的现象,很多生命现象并不能被精确测量,不能用单一的方法来解读。“现代医学从还原论走向复杂科学,从分析到综合。”

“一些医疗手段看似很先进,但实际已经埋下危险的种子。”王琦指出,就我国的情况而言,滥用抗生素已然成灾。除了医源性疾病等,还有药源性疾病,这些问题值得反思。

除了科学性被质疑外,中医药的地位比挤压也是现实情况。在这段“灰色的”岁月中,中医药的阵地不断失守:外科、产科等已经流失;此外,针灸也在缩小。

过去,虽然发布的政策文件一直提倡“中西医并重”,但在卫生资源配置中却难以做到。学会、杂志、院士等设置和评选方面,中医药仅占很小的位置。典型的案例是,屠呦呦获奖后,其“三无”身份也引起了制度反思。

然而,中医药在国外很多地区却受到了重视。有报道显示,目前中医已传播至171个国家和地区,在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越南、阿联酋、南非等29个国家和地区以政府立法形式得到承认,18个国家和地区将中医药纳入医保体系,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办了数百所中医院校。

“白云千载空悠悠”,王琦用这句诗来概括中医药的历程与现状。在他看来,中西医各有所长,但都不能“包打天下”。例如,在已经发现的26000多种疾病中,西医能治愈的占30%左右,中医也大概30%。

传承危机

如何解决好传统与现代的关系是中医药发展首先要面对的问题,王琦主张“转型不转基因”。“中医药如果失去传统,就失去了主体,也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但中医药并不是凝固的,而是要不断吸纳更新,要利用更多的现代科技手段为中医药服务。”他解释说。

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建华认为,现代科技的应用使得中医药更加便捷,提高患者的接受程度。例如,剂型要改变原来单一汤剂,还应该开发出易于接受的丸、膏等。

“中医药的受众群体现在普遍还是中老年人。”谈及中医药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李建华坦言,45岁以上的人对中医特别信赖,这些人生病时会考虑中医药;而年轻的消费者会认为,中医不仅繁琐,而且见效比较慢。

药为医用,医因药存,中药材的品质也影响着中医疗效的实现。业内甚至流传着“中医将亡于中药”的说法。李建华认为,中药的质量没有保证,中医治疗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从这个角度而言,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

除中药外,人才的短缺更使得中医药陷入传承危机。

过去几年间,国家曾在中医药人才保护与传承方面给予了重视。截至目前,已经公布了五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人数超过2700人。此外,国医大师是中医药从业人员的最高荣誉,目前共评出60人。

“国医大师是卫生战线的杰出代表,是中医药的重要传承者,是国之瑰宝。”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给出如此评价。“我们毕竟不是大熊猫,仅靠政策保护也不行。”王琦谈道,打铁还得自身硬,中医人自身的医疗知识、能力、科研、队伍等水平都要提高。

在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杨洪军看来,只有借力“互联网 ”,中医药才能真正飞起来。“人才涉及到中医药的根,没有人才就什么都没了。”他说,名老中医和文献书籍是中医药的知识载体,通过“互联网 ”建立大数据,强调的是所查即所得。

发展空间

近期,除屠呦呦获得诺奖外,今年的“求是杰出科学家奖”授予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授、今年83岁的张亭栋。这两个奖项都是来源于中医的本土科研成果,无疑是对中医药科学性质疑的最好回应。

尽管过去备受质疑,庆幸的是我国的中医药并未中断,而且重新开始被重视。10月11日,每年的这一天被国务院定为“中医药日”,“以此倡导发展中医药文化,将中医药文化建设纳入国家文化发展规划”。

各类医疗一直都在攻克疾病,然而,疾病的种类却在增加。正如《黄帝内经》所说,“上工治未病,中工治欲病,下工治已病。”

“和西医相比,治未病是中医独特的优势。”李建华谈道,例如,年轻人的亚健康。由饮食不规范、工作紧张等原因带来的精神焦虑、失眠、脱发等问题,西医检查的指标都可能很正常,没有什么问题。但中医会对人的整体状态、免疫系统进行调理,目的是让人晚得病、少得病、不得病。

随着老龄化社会到来,对养生保健需求增加。而养生保健恰恰是中医的“拿手戏”。

拥有这些优势,中医药无疑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去年10月,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谈到“五个资源”:中医药是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优秀的文化资源、重要的生态资源。

“这五个资源就意味着中医药的发展空间。”王琦说,以经济资源为例,和韩国的人参、日本的速效救心丸等相比,我们的中医药资源还没有转化成经济资源。当然自身还存在农药残留、重金属超标等问题。(记者 郑智维 王丽)